授权专栏
滿足人對美的需求
 日期:2013年12月10日 点击次数:36 作者:郭羿承博士

       曾經有條新聞提到男人每天看美女可多活幾年,這可讓男人有了看美女的正當理由,而「愛美  是人的天性」更是自古以來的規則。當然,美的定義隨著時代有所差異,但這項規則卻在當代 藝術的反審美特性中被顛覆了。「不美」反而成為主流。或許這對藝術家是一種生命解構的探索,但對一般大眾來說,進入美術館後是何等的驚訝於令人費解的「異術」,並懷念起過去「美」的作品。藝術授權正可以在這方面滿足人對美的需求。

 

      什麼是美呢?要給「美」一個定義確實不容易,端看審美者所在的場域及自身的感悟。所謂「情人眼裏出西施」就有點這個意思。但「不美」就比較具有共同性了。怎麼說呢?我舉以下幾個曾經存在的藝術作品,就比較容易瞭解。法國有一位藝術家在美術館辦展覽,作品是每天將一份當地的法國麵包和晚報扔進美術館內,連續一個月,讓報紙堆積如山,麵包生黴發臭,這就是他的作品。美國一位藝術家在一張白色畫布上用正在抽取自己的鮮血畫畫,一直到血液流失過度而昏迷被救護車送進醫院後,作品就算完成了。這些還無法讓你感到迷惑?中國有一位藝術家,拉了一泡屎,然後自己吃掉,作為他的作品。這還不夠噁心。有一位藝術家把自己肚子上的一塊皮割下來,然後移植到一隻豬身上,再把豬皮割下來移植到自己的肚子上。不夠殘忍嗎?還有另一位藝術家不甘示弱,他做了一個行為藝術,把一個小孩,真正的小孩,把他蒸熟了,吃了。

 

       這些都是實際發生的事情,也只是冰山一角,更多讓你覺得不可思議的藝術作品正在世界各地發生,而類似的裝置藝術或行為藝術作品已取代過去人們認為「美」的繪畫作品,成為主流的藝術形式。當藝術已出現了一種奇特的噁心甚至殘暴的現象,已經用我們今天所有對藝術常識都不能加以歸納和接受的事實。這已經不是美或不美的問題了,而是在「什麼是藝術」的古老問題上再度引發爭論的話題。

 

        藝術畢竟曾是一個「美」的東西。它是一個人造的作品,有一定的形式,有自己的風格,也應該有時代的精神,能使觀眾得到一種愉悅,一種感動,一種打擊或一種精神的渴望。最後我們把這樣的作品稱為藝術,這樣的一種人叫藝術家。從我自己從事藝術創作的經驗,當一件作品是發自內心感動而創作時,欣賞者能由作品的張力感受同等視覺震撼。雖然我自己從素描、皴法等基礎學起,但我並不贊成那些支持猛打繪畫基礎勝於一切的學者,也不認同一些批評當代藝術都是垃圾藝術的說法。但我卻深深體驗到當代藝術與「人對美的需求」漸行漸遠的事實。

 

       作「美」的作品,但過去可直接運用「美」的作品確實不少。例如故宮博物院館藏作品或齊白石、劉國松、吳學讓…等授權作品,都已是目前廣受歡迎的時尚流行現象。從行銷學的角度來看,滿足一種原有需求遠比創造一項新的需求容易。既然愛美是人的天性,美的需求人人皆有,如何滿足此市場需求便成為一個重要商機。這也是數位內容產業及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發展機會。如何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在產業鏈中尋找出具有核心優勢的定位,借用已有的數位典藏成果,以精緻的藝術作品,滿足人對美的需求,並提供其他產業運用「美」來為其產品或服務加值以提升競爭力,是文化創意產業在這個關鍵時刻所應扮演的角色。

 

版權為作者郭羿承博士所有,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版权所有:ARTKEY CO., LTD Copyright © 2012-2013 artke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9531号 

上海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