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专栏
莫內比齊白石畫得好?
 日期:2013年12月11日 点击次数:19 作者:郭羿承博士

 

      從3歲開始畫畫,對於莫內和齊白石這兩位東西方藝術大師特別有感觸。從接觸這兩位大師作品的故事談起吧!

 

記得第一次拿起油畫筆的衝動,是在看到莫內畫冊中一系列蓮花池作品的時候。那時還小,也不懂什麽印象派、表現光影之類的名詞。只覺得和從小所受的素描基層訓練不同。整張畫被池面占滿,淺綠的畫布上抹上幾筆粉黃、粉紅和粉紫,以柔和的基調烘托出色彩的張力。那時的我還不曾碰過油畫顔料,但由於震攝所産生的衝動,拿起母親的油畫顔料在畫布上胡亂一塗,竟也有幾分相似……。

 

       正式接觸到水墨畫已是高中畢業的時候了,剛考完大學聯考還沒放榜的那兩個月,是生命中第一段覺得可以自由掌握的時間。索性把之前的一點存款拿出來,找了一位國畫老師,從最基本的皴法、點法學起。一開始是無趣的,從點、線的描繪,訓練筆墨的輕重緩疾,沒有學水彩、油畫時的繽紛絢爛。畫到了第三年,那時在大學裏擔任國畫社社長,才開始接觸齊白石。看似簡單的筆法,在收放之間卻是如此從容,墨韻渲染及線條飛白是那麽自在。臨摹了無數次,最後還是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

 

       莫內,西方印象派大師(1840-1926);齊白石,東方水墨大師(1863-1957)。如同畢卡索與張大千,兩位同樣年代的大師代表了東西方文化的差異。然而百年之後的莫內與齊白石,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卻有著天壤之別。看到莫內,大部分人就想到印象派,可能還說得出印象日出、蓮花池、稻草堆等一系列作品。或許有些人還說得出印象派是以光影來描繪作品色彩,並突破傳統西方繪畫的造型要求。 講到齊白石呢?嗯……他是畫蝦的,可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還會說他是畫馬的,歷史課本上好像出現過。

 

       還記得好幾年前的莫內大展吧?媒體的造勢及動員,讓臺北故宮出現罕見的排隊購票情況。這票可比進去看故宮國寶貴了好幾倍,而展品呢?好像印象中的知名畫作沒來,倒是在禮品區人滿爲患。每位來參觀的民衆少則買張明信片,多則大包小包的把畫冊、絲巾、馬克杯、手錶、杯墊等藝術授權商品一網打盡。回去分送給親朋好友,順便顯示自己在從事正當休閒活動。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一直到展覽最後一天,參觀人潮依然將故宮擠得水泄不通。莫內,從此在臺灣成爲一種時尚。那齊白石呢?他還是畫蝦的,應該不會有人再說他是畫馬的吧,歷史課本上好像出現過。

 

       藝術授權不是一個新的産業,不是在政府推動  兩兆雙星,倡導數位內容,文化創意時才出現的産業。藝術授權早已存在於生活中,是一種時尚。用一個設計精美的齊白石茶杯喝杯好茶,和拿一個一樣材質但上面沒印上齊白石作品的杯子裝同樣的茶。有沒有感覺前者的茶比較甘甜呢?是的,用美的行銷所産生體驗價值,已是現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所有産業要突破創新,增加附加價值的一項必要工具了。「藝術授權」正是開啓美的競爭力這把鑰匙。

 

       文化的優勢是主觀的,但文化推廣成功與否是一個客觀的事實。當我們一味地歌頌東方文化的神聖時,Disney已用花木蘭的故事大發利市,當我們在質疑紫藤蘆精神被星巴克體驗入侵時,茶道在東京已成爲一種時尚。我們並非沒有資源,而是不懂得利用資源。故宮博物院的館藏作品大多數是長年不見天日的。透過藝術授權能讓更多好的作品,藉由茶杯、絲巾、領帶、名片夾等各類藝術授權商品,甚至數位真跡複製作品,使得更多人瞭解並擁有故宮的作品。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比臺北故宮每年多出32倍的收入,主要差別就是在於藝術授權商品的經營上。不僅是藝術單位需要藝術授權,所有産業都能利用藝術授權增加獲利。荷蘭銀行能利用梵古的藝術授權產品作爲其銀行內外牆面裝飾、信用卡圖案、客戶贈品,而在三個月內增加三倍辦卡量。我們難道不能利用故宮或其他藝術家作品增加各種産業産品的附加價值,用「美」在市場上獲得競爭力?

 

      莫內比齊白石畫得好?至少我不這麽認爲。

 

版權為作者郭羿承博士所有,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版权所有:ARTKEY CO., LTD Copyright © 2012-2013 artke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9531号 

上海网站建设